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快乐8投注官网>> 回忆与口述>>
回忆临阳联队的抗日斗争(二)

    发布时间:2015-7-16 9:10:01    来源:本站原创

夜袭牛尿塘日船

日军占领桂林、阳朔后,沿漓江一线的圩镇都派兵驻守,以保护其运输线的安全。日军每天都派出部队到附近村庄抢粮食,抓花姑娘,老百姓非常愤恨。根据敌人的活动规律,我们抽调40多名军事素质较好的战士,组织了一个突击队,配备较好的武器,由第二大队副大队长邓慰洪和五中队副队长陈运珉担任正副队长,针对日军的特点模式训练,专门奇袭敌人的小分队,打击汉奸、敌特。5月中旬的一天,突击队得到群众送来的情报,说兴坪街的日军有20余人已把抢来的粮食装进船,准备第二天上午运往阳朔。联队领导研究后,决定在牛尿塘河段截击日船,由赵志光、邓慰洪率突击队,乘天黑到牛尿塘村的河堤边埋伏起来。但日军狡猾得很,怕途中遭到埋伏,便连夜开了船,船到牛尿塘时天还未亮。我们只能凭着船上的灯光,观察日船队形。由于漓江夜暗,雾气很大,看不清每条船上有多少日军。有的战士沉不住气,举枪欲射。邓副大队长见状马上制止说:“别急,听我的命令。”一切准备就绪,这时邓慰洪一声令下,机枪、步枪同时吐出了愤怒的火舌,子弹雨点般地落在船上、水中,顿时敌人“哇哇”地大叫了起来。由于船在河中,无法掩蔽,只有挨打的份。船上日军陆续下水向堤岸隐蔽了起来。因河堤壁高坡陡,又是杂草丛生和竹林,无法消灭堤下的敌人,战士们只好瞄准河中顺水流下的船队,撂倒了几个日军,并将船击漏进水沉没在河中。后边的日船赶忙拢边,组织抵抗。我们也集中了火力向冲上岸来的日军扫射,又打倒了几个。敌人见我火力很猛,天又黑,摸不清方向,只好又退缩回到河堤底。我们带的手榴弹用完了,堤底的敌人无法打倒,这样时紧时缓地战斗了几十分钟。天将亮了,我们为防敌人增援,向敌人打了一排枪后,就撤出了战场,转移到了蕉芭林村了。这一仗虽然没有全部消灭敌人,但我们取得了与日军初战的经验,大大提高了部队的军事素质和战胜日军的信心。

威震平北的河口伏击战

为扩大抗日影响,更广泛地发动群众,集结荔(浦)蒙(山)修(仁)地区的抗日武装,扩大临阳联队抗日游击区,1945614日(农历五月初五),临阳联队从兴坪区的大源、天顺根据地出发,经阳朔的福利,从白面渡过漓江辗转到达平乐县的龙窝圩和荔浦的思贡圩附近。这一带是新区,没有群众基础。黄友平派我去找荔修蒙特支书记潘晓初,布置他将队伍拉来与我部会合。我绕道到杜莫和青山,后转花篢、茶乡、马岭才找到潘晓初来部队汇报情况。部队在这一新区,处境很困难,一方面要对付日军,另一方面又要预防国民党顽固派地方武装的袭击。他们还威吓群众,不许给我们粮食。联队领导根据这一情况,决定将部队适当分散活动,开展群众工作。我们组织了一个突击队,由一个手枪班和一个步枪班组成,仍派邓慰洪统领,深入到平乐县城附近活动。

6月下旬的一天,邓慰洪带着这支突击队,从野鸭石渡江到达离平乐县城五六里路的河口村,这是漓江和荔浦河汇合的地方。群众听说来了一支打日军的队伍,个个满心欢喜。但看见这支队伍只有20来人时,都惊疑地对我们的战士说:“苏梅森(平乐县自卫联队长)五六百人,还被几十个日军撵得鸡飞狗走,你们才20多人,能打得过日军吗?”邓慰洪笑笑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临阳联队,不是苏梅森的自卫队。日军也是肉长的,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什么可怕的。只要大家齐心、敢打,日军是可以打败的!”话是这么说,群众的怀疑还是没有解开的,不少人替队伍担心。部队住下后的第三天清晨,一个老乡气喘吁吁地跑到队伍驻地,向队长报告,说漓江河面上发现有日军来了。邓队长详细地询问了周围环境情况后,将队伍拉到漓江边埋伏了起来。大约等了半把个钟头,一只木船出现在河的上游,慢慢靠近突击队埋伏的河段,撑船的、划桨的,全是日军,共有十三、四人。身上,船头放的全是“三八枪”。邓队长布置手枪班(班长陆支礼)监视岸上,步枪班(班长赵家经)准备打击敌人。待船划进埋伏河段中心时,邓队长一声令下,子弹象飞蝗一样打在船上,只见划桨的日军应声翻落到江里去了。船上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打得懵头转向,一个个都挤进船舱中哇哇乱叫。只有掌舵的那个日军伏在船舷边向我们射击,步枪班长朝他打了两枪,都没打中,火性一起,骂道:“狗强盗,不撂倒你算我没本事!”端起枪瞄准船中的日军,只听“叭”的一声,将他撂倒江中。木船没有掌舵的,在河中心打起转来。

“同志们,狠狠打,不能让一个敌人活着回去!”邓慰洪这样鼓励着大家。他话音刚落,只见船舱里又冒出一个日军,急忙去掌舵,又划桨。“狗崽子,有本事和老子的子弹赛跑吧!”急性的步枪班长喊了起来。这时几条枪一齐朝那日军射击,他也同老舵手一样,一头栽到了江里。船在江里左右打转,缓缓地顺江漂流。同志们见船上没了动静,立即沿河追了下去。有两个会水的队员跳下河,游向木船。正当他们离木船不远时,忽然从船舱里钻出了一个日军,跳进水里逃命。岸上的步枪怒吼地朝他扫了过去,只听他一声嚎叫,永远起不来了。邓队长叫人划只小艇,追上破船,把它拖了过来。战士返回驻地时高唱着:“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进村时,一群老百姓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赞扬着:“临阳联队真了不起,20几个人打了胜仗!我算服了!”一位老乡激动地说:“你们就住在这里吧!不要走了,我们宁愿不吃粥也要供你们吃饭。有你们在,我们心里踏实。”队伍趁这个机会,向群众作了一番宣传,人人都感受到胜利的喜悦。很快,临阳联队的声望传遍了新区,人民群众对这支队伍更信赖了,主动给我们送来粮食,反映情况。

钱袋厂勇战日本侵略军

19457月上旬,临阳联队移驻荔浦县马岭、思贡一带的石洲村和山口村。这时正是夏收大忙季节,老百姓已开始收割水稻了。驻扎在马岭镇的日军,常到钱袋厂一带抢粮食、赶牛、抓花姑娘,把村里的青壮年都赶去割水稻。老百姓害怕,大部分都逃进了山里,只留下少数老人和一些不怕死的青壮年在村里看护。

一天,群众来联队驻地报告说,马岭镇的日军又出动了20多个人到钱袋厂抢粮食了,国民党自卫队不敢打,要求我们去消灭这股日军。

部队接到情报后,当即决定派出3个中队轻装跑步到钱袋厂。一、二中队从左边包抄村子,四中队从右边攻击。部队依着竹林的掩护接近村子。当队伍刚抵近村子南面的竹林时,被一个站在“放炮社”旁大樟树上的日军哨兵发现,向冲在前面的参谋长谢韧天打了一枪,把钢盔都打掉了下来。谢韧天迅速滚卧在一田埂下,组织火力,把树上的哨兵打了下来。在村里的日军听到枪声,立即从村子里冲了出来。联队长黎翸章立即组织部队,利用村子围墙和田埂等掩蔽物,和敌人火拼了起来。由于我火力猛,又撂倒了两个日军,其余敌人只好缩了回去,押着村子里的老人,从村后撤出,还赶着几头牛,拖着一些粮食往马岭撤退。部队怕伤着群众,也沿着较高的田埂追歼逃敌,一边喊着被押的老百姓赶快趴在田里,不要动。日军见状,只好丢下几个老百姓,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