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快乐8投注官网>> 回忆与口述>>
常驻心间的怀念
——忆与张云逸老首长的几次交往

    发布时间:2013-2-24 17:15:07    来源:本站原创

    岁月悠悠,往事历历。

    2002年8月10日,是功勋卓著、德高望重、深受壮乡各族人民敬仰的张云逸大将诞辰110周年。壮乡的山山水水,没有忘记这位把壮乡作为自己第二故乡的将军生前在壮乡留下的足迹,我的心坎上也永远留下了与这位老首长几次交往的美好记忆。可以说,在我以往的交往中,张老是令我最敬仰、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位。


    第一次交往


    那是1949年12月下旬。当时,毛主席亲自部署的广西战役已取得伟大胜利。南下大军在广西各地游击武装的紧密配合和广大人民的大力支援下,歼灭了国民党残留在大陆上的最大一支反动武装——白崇禧集团,广西各族人民获得了解放。新被任命为中共广西省委书记、广西省人民政府主席和广西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的张云逸同志,率一批干部经广州来广西工作。

    张老从上海到达广州时,先发一电报经广西解放大军转桂中游击支队司令员廖联原。我为该游击支队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与廖联原率部驻扎在武宣县,恰驻武宣的解放大军四野四十五军一三三师副政委钟池与廖联原曾同在延安的中央党校学习。他接到张云逸的电报后即转送给廖联原,电报的主要内容是要廖联原带游击支队到桂平县江口镇待命和接受慰问。

    我早就听到张云逸的英名。他曾在土地革命时期与邓小平等一起,领导了有名的百色起义,任中国红军第七军军长,后率这支劲旅转战桂、粤、湘、黔、赣五省,到达江西与中央红军会师。他在抗战时期曾任新四军副军长,率部驰骋大江南北,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发展广西的革命武装斗争,张老和新四军军长陈毅根据中央的指示,曾当面派广西籍干部廖联原、黄传林回广西工作,并作了重要指示。我经常听到廖联原等同志讲述张老的雄才大略和卓越指挥才能的事迹。这次,听到他被党中央派回广西担任党政军领导工作,并拟进入广西第一站就先慰问我们桂中支队,大家心里都感到无比激动和高兴。

    我和廖联原等率支队全体官兵直往桂平县江口镇,廖联原和我先后从江口赶到梧州迎接张老。

    到了梧州,我们找旅店住下。廖联原即到张老的住地向他汇报工作。张老留廖联原与他同住。一天晚上,他派随他回广西工作的原右江苏维埃政府主席雷经天同志(解放初任广西政府副主席)拿着两条好香烟到旅店来看望我们,我们很受感动,盼望能早一点见到张老。

    第二天,我们随张老、雷经天及贺希明、雷沛鸿、陈此生等一行从梧州乘汽船到桂平。张老穿着军装,戴着军帽,虽年过花甲,但神采奕奕,步履稳健。他和雷经天一行被安排在船头上面舱位,我们住在船中间。当船到闸江圩时,张老听说此地是太平军进攻永安州时经过的地方,他便上岸在街上走走,看看商店,体察民情。我们也跟着上岸,走在张老的后面,边走边欣赏张老的雄姿。

    晚上,汽船继续往桂平方向前进。大约九时多,张老处理完当天事务后,便从船头走到船中间来,见我正与随同张老来广西工作的江枫同志聊天,他便亲切地用广东白话问我:“你哪里人?”我和在场的人都笑起来。我想不到张老对我县印象那么深刻。就连县城地势高而河床低,群众挑水难的情况,他都记得很清楚。

    张老知道我与廖联原同在桂中游击支队工作,便以赞扬的语气说:“你们在艰苦的条件下建立、发展了一支有3000多人的游击武装,真不简单!”

    我回答说:“这主要是靠党中央的正确领导。现在,我们正按上级指示,把游击支队整编为广西军区独立第八团。”(后改为梧州军分区独立团)

    张老郑重地说:“你们游击支队编为正规军后,要向解放大军学习,按正规军的要求,不断提高政治思想和军事技术水平,目前,你们遇到较大的困难就是经费问题,廖司令(指廖联原)穿的衣服很破旧,我已对廖司令说了,决定由广西军区拨一笔款(十亿旧人民币)给你们部队添置服装和其他生活设备。”

    我激动地对张老说:“谢谢张司令的关心!”

    张老在船上走走,看看后,便回船头上边休息。

    船到桂平县江口时,恰是1950年元旦,是广西解放后的第一个新年,也是20世纪50年代的第一春。那天早上,朝霞满天,浔江如练,张老一行,迎着清新的晨风,登岸到我桂中游击支队驻地慰问、视察。我们支队全体官兵集合在金田中学操场里,当张老和雷经天等同志出现在主席台时,全场爆发了热烈掌声和欢呼声。张老用带海南口音的普通话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首先,他代表广西省委和广西军区向大家拜年,祝全体指战员身体健康。接着,张老勉励我们说:“桂中游击支队在廖司令领导下,三年来从几百人发展到几千人。现在,我代表军区宣布:桂中支队编入正规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组成部分。今后,希望大家戒骄戒躁,努力学好政治、文化和军事技术知识,向南下大军老大哥学习,练就过硬本领,为肃清残留匪特、保卫和巩固人民政权、发展生产和发展经济作出更大贡献。”雷经天也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

    中午,张老一行(包括不少知名民主人士)同我们支队连以上干部在江口一家饭店会餐,大家欢庆元旦,感到十分欣慰和荣幸!

    下午,张老还在金田中学里召集我支队连以上干部座谈会。会上,他广泛征求大家对今后广西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并强调指出,即将开展的土地改革运动,大家要认真执行党的政策和纪律,不是从肉体上消灭地主阶级,而是从政治上、经济上打倒它,要团结党外知识分子和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注意区别对待,不要一刀切,更不要搞报复主义。张老的话使我深受教育和启迪。

    这次交往,张老留给我的深刻印象是:位高不倨,待人亲切严格,平易近人,关怀下级既像慈母又像严父,使我受教匪浅。

    第二次交往

    1960年初,年近古稀的张老来广西疗养期间,仍时刻关注广西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当他听到南宁筹建吴圩飞机场遇到征地、搬迁、用水等困难时,他决定亲自到机场所在地的邕宁县吴圩乡去做群众思想工作。

    我当时担任自治区交通厅厅长,对张老调离广西后仍关心广西建设情况有较深刻的直接体会。早在1958年,覃应机副主席叫我负责邕江大桥建设工作,动工不久,经费遇到很大困难,张老知道后,便帮我们想很多办法,解决建桥经费。这次,他在广西休养期间很短暂,又主动帮我们解决建机场的难题,可见张老对壮乡感情之深!

    我同交通厅副厅长周华彪等一起陪张老乘车前往邕宁县。吴圩乡政府,该县一位副县长和机场筹建负责人也到达。乡政府为接待张老,在会议室摆着水果和糖饼,张老对此很不高兴地说:“我心里感谢你们的热情接待,不应浪费钱,我只希望你们用做好兴建机场的配合工作来迎接我,我就很高兴了。建设机场是大事,这一机场不是吴圩的,也不是邕宁县的,也不仅是广西的,而是中国的、全世界的。你们的局部利益要服从国家的大局利益。听说机场筹建的用地、用水等问题至今尚未解决。今天,我是专为此事而来的。希望大家双方协商解决好这些问题,使机场尽快建成!”会上,我根据张老有关指示,提出了解决机场征地、用水具体方案,经过认真讨论,大家统一思想,表示要按张老关于顾全大局的指示做,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

    座谈会后,张老亲自到工地察看,当看到从水库通往机场工地的一些陶瓷水管被人打烂时,便批评当地干部说:“应教育这些群众,不应破坏水管与机场争水。”

    在张老的关怀下,占地259.73公顷的南宁飞机场终于在1962年胜利建成。

    张老这种时刻为广西社会主义建设倾注心血和身体力行的精神,令人感动和难以忘怀。

    第三次交往

    1962年冬,我到京参加全国交通会议。赴京前,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韦国清同志要我在京抽空去看望张老。

    全国交通会议结束那天晚上,我到达张老家里时,已是九时多,他在客厅里边烤火边同我叙谈。他关切地询问广西的建设情况和遇到的困难问题后,深有感慨地说:“打天下不容易,坐江山也不容易”。接着,他询问我的工作遇到什么困难,我回答说:“广西经济基础较差,交通建设任务较重,头绪多,压力较大。”张老工作阅历丰富,他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