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快乐8投注官网>> 八桂追忆>>
追访父亲洒血地——
我是昆仑关的女儿

    发布时间:2015-8-27 17:54:42    来源:广西日报

昆仑关阵亡将士墓园牌坊。(雨琦/摄)

    昆仑关,我儿时常听到爸爸和妈妈说到她。爸爸的同事到我家作客,谈话的内容大多数是昆仑关,妈妈和她的朋友以及四川的客人摆龙门阵也少不了昆仑关。昆仑关是叔叔?是阿姨?我没见过,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昆仑关是我们家庭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员。

    我再长大一点,才知道昆仑关是南宁的一个战略雄关,是爱国者保卫祖国、消灭日寇的战场。爸爸在昆仑关和日本鬼子打过仗,爸爸负伤后还咬着牙忍着痛和日本鬼子死拼。战斗结束后,医生给爸爸治伤时,用剪刀把衣服剪开才取出子弹。从此,昆仑关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深深扎下了根。爸爸是昆仑关战役中的抗日英雄,让我感到无比自豪。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吕旃蒙毕业于黄埔军校五期、陆军大学十三期。1939年秋,中央军校十六期结束后,父亲申请赴前线抗日得到批准,调任湖北预备二师参谋长兼补充兵团团长。当时,预备二师师长为陈明仁,和父亲同是陆军大学十三期同学。12月,预备二师就从湖北枝江出发日夜赶赴昆仑关参战,与日军浴血奋战77夜,大获全胜。在昆仑关战斗中,父亲颈部、肩部负伤不下火线,身先士卒,得到全军上下一致褒扬。

    2004611日,我前往南宁。此行是为了纪念父亲保卫桂林壮烈牺牲60周年和100岁诞辰,并自费在桂林举办个人画展,准备将义卖款项用于维修桂林血战中牺牲的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之用。

    在南宁,我认识了马来西亚客人刘六艺先生、新加坡回国在侨联工作的张开辉书记、马来西亚归国参加抗日的“南侨机工”后代——南宁侨联秘书长兼经济联络部部长殷红。殷红的父亲也参加过昆仑关战役。于是,我和殷红相约去昆仑关凭吊抗日阵亡战士。

    出发凭吊的前一天晚上,我想到父亲和母亲在军校驻地——四川铜梁结婚后,母亲刚怀上我,父亲就为了国家安危毅然决然奔赴前线对日作战。想到父亲后来为保卫桂林与日寇作战壮烈牺牲,想到父亲阵亡后我们孤儿寡母流离失所的日子……我整夜泪水未干。

    12日,一夜未眠的我很早就起床,向服务员要了信纸和针线,我要折仙鹤悼念先烈。虽然幼年时我经常折仙鹤,但已经想不起折叠的方法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次实验,我终于成功了!

    北京的朋友王先生也来帮我折仙鹤,他原本打算带我去参观森林公园和我小时候住过的陵铁村,以及父亲常常给士兵训话的南广场旧址。听说我要去昆仑关凭吊抗日将士,立即决定驾车同去。

    王先生驾驶着汽车,沿途一路经过五塘、六塘、七塘、山心、古寨、八塘、九塘等昔日旧战场。联想到当年抗日战士背着背包、武器和粮食,打着绑腿穿着草鞋,步行前往昆仑关抗击侵略者,而今我们则坐着轿车去祭拜他们,这美好的生活来得真不容易呀!我们要好好珍惜,才对得起死难的前辈。

    不知不觉到达昆仑关抗日阵亡将士墓园。停车时,正好有一个老阿婆在树下卖芭蕉和荔枝,我们便请她代看车,步行上山到纪念塔和墓碑前默哀。我把仙鹤和纸花用线串成两串,在上面写了一副挽联:

    昆仑战后六五秋,基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