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快乐8投注官网>> 回忆与口述>>
回忆立田抗日自卫队

    发布时间:2015-8-19 10:43:51    来源:本站原创

    在庆祝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我自然而然地回忆起50年前在立田抗日自卫队的战斗历程。

日本帝国主义为打通湘桂与东南亚的通道,于19448月,夺取衡阳,接着向广西进军。这时的国民党广西省政府所在地桂林,人心惶惶,相当混乱。省政府官员只顾自己,慌忙往桂西山区搬家,不管群众死活。当时有顺口溜说:“宜山不宜,都安不安,直上凌云,安居乐业。”只有国民党军队中的一些爱国将领,以民族大义为重,积极准备守住桂林,进行血战。

当时我在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读毕业班。桂师有中共地下党组织,党的负责人是吴腾芳。1944年新学年开始,党组织就以发动学生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为中心任务,采用演讲、讨论、墙报等形式进行宣传。很快,在学生中形成要求抗日的热潮。6月,学生会发出组织抗日战地服务团去前线的号召。服务团下设分团,以各县同乡会成员为主体。分团部设宣传、组织、民运等股。我是全县分团组织股的负责人。一天,吴腾芳找全、灌负责人开会,说全、灌是广西北大门,敌人可能先侵入,要我们先回去作准备,服务团随后就到。他还单独告诉我,回全县后先找曾金全、邓崇济,把回去的意图告诉他们,和他们商量开展工作。

7月初,我随全、灌部分同学提前离校,乘坐拥挤不堪的火车到达全县县城,在表证校找不到曾、邓二人。我匆匆离开县城,翻过八百岭大山,在大田村祠堂地下党办的补习班,终于找到他们。我向他俩传达了吴的意见,并谈了我的想法。接着曾金全详细介绍了不久前召开的大田会议精神。特别是对敌人来后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及我们的对策,讲得清楚明白。我内心很佩服曾的分析能力。我表示完全赞成大田会议精神,愿立即回到家乡立田村,把50多支红军留下的枪,拿起来打日本鬼子。曾、邓表示赞同我的想法。

第二天清早,我告别领导和同志们,